{page.title}

我读《四世同堂》

发表时间:2019-03-03

北京市海淀区老师深造学校附属实验学校高三(6)班

甘之源(17岁)

在老舍先生的代表作《骆驼祥子》中,我读出了一种愤慨,一种鄙夷,一种讽刺。但《四世同堂》却不一样,里面虽有一些激烈的文字,但更多的却是从他细腻的文字中流露出一种悲悯、怜爱的情感。他的怜爱让他笔下的每一个形象都无比动人,且无一例本地吐露出时代悲剧的色彩。他的爱怜也是厚此薄彼的,无论是对官家、百姓,还是对车夫、商人、卖国者、抗日者、本国人。然而,我认为,将他的悲悯之心体现得最畅快淋漓的,仍是他所塑造的那些汉奸形象。

《四世同堂》里有不少的汉奸,他们无所不为,他们坏得无所不用其极。那么,为什么我说老舍先生对他们心怀恻隐?因为在老舍笔下,这些汉奸在出卖国家、曲意逢迎之时,骨子里总还残存着一丝人性。那一丝人性让他们也并不那么单薄,而是坏得有血有肉,坏得触目惊心。这样的坏,既让人恨得刻骨仇恨,却也避免了过于平面的人物形象使读者产生腻烦单调的心理。文中有一段对妞妞的描写就折射出了这样的人道:“妞妞眼中带点儿得意与狡猾的脸色,对爸爸说:‘哥,挨打!妞妞,藏!藏花盆后头!’……她的油滑不是天生的,而是好多少代的聪明交给她的。这好多少代的聪慧宁肯失去她的北平,也不肯教他们的小儿女受一巴掌的苦痛。”老舍的这段文字透着难以言喻的悲哀,也泄露出来了那些汉奸们懦弱圆滑的起因——这个需要搏命的时代扭曲了他们的性格。这种处境使人在那个时期变得笨拙无能,患上祁瑞丰那样的“软骨病”。